【比利時】秒訪荷蘭!Baarle-Hertog 最奇葩的國界

在荷蘭和比利時邊境附近,有一個很奇葩的地區叫Baarle,因為那裏的邊界亂得像百家布,當中在荷蘭的Baarle-Nassau內,竟然有逾20塊統稱為Baarle-Hertog的比利時零散領土(地理上稱為荷蘭的「內飛地」(Enclave)),但這還未夠複雜,個別的內飛地,又會出現荷蘭的地方,稱之為Counter-Enclave…於是乎國界就如砌圖般,甚至劃分在屋子、花園、店鋪和道路中間,居民睡覺時可能上身在荷蘭下身在比利時云云。

在邊界出出入入是家常便飯。
在邊界出出入入是家常便飯。

最複雜的邊界

這種情況原來在中世紀時期就存在,當時的土地分配並不清晰,亦拜統治者和貴族間不同的條約和協議所賜,令這些飛地的劃分變得更加複雜。人在Baarle-Hertog,不難發現有些房屋的前門位於比利時,而後門則位於荷蘭。跟B&B主人閒談,他更笑說在Covid期間當地還有些十分「 Crazy」的情況,由於兩國的防疫政策不同,有超市介乎兩國之間,結果客人只能由後門進去,因為前門被勒令「關門」;有些餐廳亦相同情況,這邊不能做生意,就轉到另一邊去,把邊界運用得淋漓盡致。而旅人在當地閒逛,就在兩國之間「彈出彈入」,不留心看看燈柱的國旗或地下的國界,有時根本不知身在何國(幸好我的護照在兩國皆是免簽證的)。 

你可能會問:哪住在「踩界」的房屋內,到底屬於哪國的居民呢?原來Baarle的做法是以前門的位置決定,引伸至供水、電力、電話以至電視服務供應也以此為依歸。

這裏是當地最細的Enclave(編號H7),邊界正好在屋子中間。介紹說在1939年荷蘭在二戰的動員時,這所房子曾被荷軍佔用,由於他們也沒有意識到當地邊界之獨特,結果被比利時法院勒令改變睡床和工作桌的位置——荷方軍人可在比利時睡覺,但就不能工作。
這裏是當地最細的Enclave(編號H7),邊界正好在屋子中間。介紹說在1939年荷蘭在二戰的動員時,這所房子曾被荷軍佔用,由於他們也沒有意識到當地邊界之獨特,結果被比利時法院勒令改變睡床和工作桌的位置——荷方軍人可在比利時睡覺,但就不能工作。
見到這燈柱,你身在比利時。
見到這燈柱,你身在比利時。
見到這燈柱,你身在荷蘭。
見到這燈柱,你身在荷蘭。
回到荷蘭主場,當然又見到Miffy啦~
回到荷蘭主場,當然又見到Miffy啦~
當地以正門的位置而決定政策的歸屬,似乎激發出民間智慧,左右逢源?
當地以正門的位置而決定政策的歸屬,似乎激發出民間智慧,左右逢源?
門牌可見,左邊在比利時,右邊在荷蘭。
門牌可見,左邊在比利時,右邊在荷蘭。
下車的大街,古典的建築是遊客中心。
下車的大街,古典的建築是遊客中心。

交通情報

由安特衛普(Antwerpen)乘火車往Turnhout市,車費約8.8歐元/人;再在Turnhout火車站旁轉乘460號巴士往Baarle-Hertog,總站下車,車費約2.5歐元/人。

蒂倫豪特(Turnhout)市火車站旁的巴士總站。
蒂倫豪特(Turnhout)市火車站旁的巴士總站。
460號巴士往返Turnhout和Barrle-Hertog,站上有資訊板,不怕錯過班次。
460號巴士往返Turnhout和Barrle-Hertog,站上有資訊板,不怕錯過班次。
Baarle-Hertog巴士站。
Baarle-Hertog巴士站。
我的看法